睡眠窒息症與癌症死亡數增加的關連

研究者在美國胸腔科協會2012國際研討會中報告指出,在一篇追蹤超過1,500名威斯康辛州雇員達20年以上的研究中,睡眠呼吸中止—特別是嚴重者—與死於癌症風險大幅增加有關。

這篇研究中,當研究者使用睡眠呼吸暫停低通氣指數分類睡眠異常呼吸時,嚴重睡眠呼吸中止者的癌症死亡率相對風險為4.8 (95%信心區間1.7-13.2;P= .0052)。當研究者計算低血氧指數(血氧飽和濃度低於90%的時間百分比)時,癌症死亡率相對風險介於中度睡眠呼吸中止者的2.9到嚴重睡眠呼吸中止者的8.6。

美國威斯康辛大學醫學和公衛學院人口健康科學系主任F.Javier Nieto博士表示,這是第一篇顯示睡眠呼吸中止和癌症死亡風險增加有關的研究。

研究者解釋,慢性缺氧或氧氣供應不足,在實驗室研究中,都與癌症治療的阻抗性及腫瘤病程有關,因此,這些研究結果有其道理。

該研究分析的1,522名州雇員中,365人(24%)有輕微的睡眠呼吸中止、59人(4%)有嚴重睡眠呼吸中止;研究者將9名使用連續陽壓(CPAP)機器治療睡眠呼吸中止的病患納入分析。他們指出,使用CPAP最可能是最近發生睡眠呼吸中止的適應症。當研究者排除這些使用CPAP治療者時,睡眠呼吸中止和癌症死亡的關聯依舊。

研究對象完成了有關教育程度、一般健康狀態、體能活動、身體質量指數、糖尿病診斷、日間睡眠情況的問卷。他們指出,癌症死亡風險增加和睡眠呼吸中止之間的關聯,與肥胖及日間睡眠無關。

Nieto博士表示,追蹤22年之後,威斯康辛世代有112例死亡,其中50例可歸因於癌症;最常見的癌症死因為肺癌,其他則是大腸直腸癌、子宮內膜癌、卵巢癌、腦癌、乳癌、膀胱癌、肝癌。

這個世代中,31例癌症死亡發生於沒有睡眠呼吸中止者,19例發生於輕微、中度或嚴重睡眠呼吸中止者。

Nieto博士表示,研究的下一步是釐清睡眠呼吸中止是否增加癌症風險,或者這問題是當你有睡眠呼吸中止且有癌症診斷時,存活會比較不確定。

Nieto博士指出,CPAP治療可能可以改善癌症或癌症死亡風險,但它是不可能的,這個假設應被檢測。不過做這類研究是不道德的,因為暫停CPAP治療將使你可能有健康風險,包括在開車時睡著。

史丹佛睡眠醫學中心醫學主任Clete Kushida博士表示,這篇有關睡眠呼吸中止和癌症死亡率的研究非常有趣。 不過,除了癌症案例數少,這篇研究還有一些限制:研究者未探討睡眠品質的影響。

他問道,會不會實際上是缺氧、或睡眠質量中斷才是癌症死亡的風險因素?他表示,當你睡眠中斷時,會導致睡眠剝奪,這可能是身體的明顯壓力源。